你我曾相遇,便足以向上帝证明,爱是一切答案
这才是完整的故事,如果你看到这里了,谢谢你,我想你一定也爱上这个故事,遗憾张先生的年轻离去,心疼姑娘的失去。爱情吻过我们的脸,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失,但愿会有个人像我一样爱你,不管你在哪里,请记得好好幸福。

(文/西决 )前几天,写了这个故事,我跟楠说,我不是故事中的人,我只是个听众,我写不来完整的故事。楠说,她很感动,感动于我记得的每个细节,她说她又哭了。可惜我不在。我那天晚上,发消息给她,告诉她不要哭,我不在,哭给谁看,她说好。然后,她又给我说了好多,整理发文。也许是太年轻,所有的悲伤都会被无限放大,可是,我想,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疯狂,一次刻骨,也便足矣。
你我曾相爱,便是永恒
你我曾相遇,便足以象上帝证明,爱是一切答案。

06年9月,他高三,我高一。我是值周生去他们班查卫生,他们班黑板槽巨脏,这是要扣分的,我就抹了一把给他这个生活委员看。他就用他们班擦黑板的破抹布擦我的手,一边擦还一边说:“小妹妹,一点也不脏。”那一个礼拜每次去他们班他们班的男生都起哄说小妹妹你又来了啊。

到了十月吧,我俩就开始放学一起骑车回家,开始我真的以为顺路,后来才知道他家住在厢红旗,只有下雨的时候才不一起走。有一回我痛经,没骑车,都没手机也没法告诉他,我出小区他就在我家小区门口等着,我坐201去学校,他就在公交车后面跟着。

那时候周一升旗都得穿校服,天气冷了别人可以套外套,国旗班不能,11月中旬吧,有一天挺冷的,周一升旗,我穿少了,他就让他们班体委把他的校服递给了我,这样我套两件校服就不冷了。他就穿着一件线衣冻了半个多小时。那时候一周五天,我俩得去甘家口的麦当劳买3次早餐,不去的时候就在学校的小卖部买一块五一盒的冰红茶和多菲角,直到高中毕业我还保留着早上去买冰红茶和多菲角的习惯。现在再也不想喝冰红茶了。

他高考报了军校,他本来想去廊坊武警的,那样离家很近,我俩也方便见面,可是还是拗不过他爸爸,去了南方。他高考完我就去了他家,他爸妈都挺客气的,但总有一种疏离感。有一次他叫我去他家说他爸妈都不在家,那是他第一次深吻我,之前没机会,总是浅啄一下就放开,谁知道他爸回来了,然后就发现了床上的我俩,其实什么也没发生,但他爸爸不知道。气的老头用临沂话骂他,我一句没听懂,用皮带抽他,我只能在旁边看着哭,他身上的上全是拿金属的皮带扣打出来的,到他离开北京去上学那点伤都没好。他爸打完了就说你小子好好对人家姑娘。

从那里以后他爸妈就对我越来越亲,说啥就想要个姑娘,他是超生的,因为他他爸爸还差点被转业,那时候就想要姑娘,没想到生了一个儿子,还差点送人。我爱吃八喜,他们家附近的商店没有,他爸爸就开车跑老远去买。他大一那年寒假回来变黑了很多,还给我展示他的肌肉,知道我因为跟老师赌气物理考了19分还打我屁股.......我高二完了的那年暑假他没回来,说军校没暑假。

高三那年寒假他回来了,说好好复习,等你上了大学就自由了,你就可以去我们学校看我了。等你大学毕业咱俩就可以结婚了,多好啊。你就成了我真正的小媳妇了。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,正月初十他就走了。高考那段时间我也没办法联系他,特别纠结,我有打算考到他们学校,可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高考完我拿到了我第二部手机,我俩就靠晚上发短信联系,每次都不敢聊太晚。7月他说他们要去实习,去陕西。我可想去看看他了,可是也没有理由自己出去,也不敢和妈妈说我有男友。他说没事,寒假我就又回来了,还有一年多我就毕业了,毕业回北京我有休假我就到你的大学陪读去,你不好好学习我就打你屁股。

8月26号,我离开家踏上了大学之旅。大学都是由军训开始的,我在五连,天天跟教官干仗,他就让我喊口号,这样我在附近的几个连队很出名,四连的一个胖子还过来跟我表白,晚上我还当笑话讲给他听,他说你不会在大学看上帅哥就不要我了吧。我说怎么会呢,他们都没你好。军训期间他用他少的可怜的津贴给我买了一只大熊寄过来,当时用邮政寄的,邮费就花了100多,我抱着那个大箱子特骄傲的穿过了整个校园,那个箱子我都没舍得扔,装了我四年的书。我开始慢慢适应着大学生活,也参加不少活动,有时候会没有及时回复他的短信,他就各种抓狂。

11月16号我俩吵了最厉害的一架,三天谁都没搭理谁,后来还是他可怜巴巴的打电话给我道歉这件事才算完。一切貌似都风平浪静,11月23号他像往常一样叫我起床,然后就挂了电话,这是我俩最后一次通话,晚上我给他发了很多短信他都没回,电话也没接。24号中午,他一个战友给我打电话,说小嫂子,我们班长受伤了,你能来么?我以为他们耍我,我说混蛋,小嫂子还死了呢,你们班长来不?晚上一个没显示号码的电话打过来,说我是张XX的指导员,他出了点意外,你能来么?我当时有点迟钝了,愣了半天没说话,我说严重么?他说人没了。我就傻掉了,人没了。我就躺在床上愣了很久,然后跑到阳台上去哭,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东北的11月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,我也感觉不出冷了,后来站起来的时候腿都冻木了,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,就这么烧了一个礼拜,寝室的人看我这样以为是我病的,我就这样错过了他的葬礼,他爸爸怕他妈妈天天去哭儿子,就做主把他葬在了陕西。

我就几乎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。那时候我是老师内定的团支书,竞选那天我也没去,老师很恼火,问我怎么了,我也没说,就是哭。后来它就天天让学姐学长来我这做工作,我才把这件事告诉他们。他三七的时候,晚上去上晚自习,走到四楼发现手机没带,我就上楼拿,我们宿舍在楼梯口第一个宿舍,正好碰上了隔壁宿舍的四个女生,还没互相打招呼,就听见我们宿舍里传来了敲门的声音,实打实的敲在门上的声音,我吓坏了,因为寝室的门是我锁的,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我说你们四个都别走,我颤抖着打开门,拿出手机门都没锁就往教学楼跑,闯进办公室抱住老师就开始哭,那是我从他走了以后哭的最肆意的一次。那天起我就把他永远尘封起来,没有人在跟我提起他。

在大家都在商量买火车票的时候,我决定去陕西看看他。没有送他最后一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。2010年一月六号,我坐上了k128次列车。这是我第一次坐这么久的火车,31个小时,都没怎么睡,天亮了就看着窗外,走过河北,河南,进入陕西。下车的时候好心的列车员大哥还帮我把巨大的箱子拿下车,用浓浓的东北味说了一句老妹儿一个人小心。

我真没想到华山站居然那么破。出了火车了站,有点迷茫了,一个穿军装的士官走过来问我你是张XX的女朋友吧,我点点头,他给我介绍他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军官,这是我们指导员,我不知道是该握手,还是该怎样,手停在半空中好久,蹦出一句,指导员你好。一路上再也没有一句话,然后就到了他们单位的招待所,俩人安排我住下,说一会儿会有人来送饭,有啥事明天早上说,有事打电话。简单的吃了饭一夜无眠。那个地方果真很偏,凌晨四点就开始有鸡在叫,然后我伴着鸡叫迷迷糊糊睡到7点半。一个十二年的老班长带我走进了他之前实习的地方,从大门岗到他们连队整整三道岗哨。

我第一次进入这么大的部队,老班长喋喋不休的介绍,这个池塘我们养鱼的,夏天还有荷花,切实,结了冰的池塘里有破败了荷叶。他说我们这个地方及时远了点,我们连啊叫炮连,钢铁炮连。他直接把我带到了会客室,一个炊事班的战士给我准备好了早餐,他们都叫他三儿。指导员说连长学习去了,下午才能回来,我先带你去看他吧,我一直以为是普通的的墓地,没想到密密麻麻的全是墓碑。我又一次站在了他面前,抱着墓碑哭了好久......

接下来的几天,一直白天在连队听班长们跟我聊天,晚上回招待所。就这样我每年都去看他,一共5.4万多公里,感觉自己好了,找到幸福了,就没再去,可这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,真的除了他没人再会对我一心一意的好了

这才是完整的故事,如果你看到这里了,谢谢你,我想你一定也爱上这个故事,遗憾张先生的年轻离去,心疼姑娘的失去。

爱情吻过我们的脸,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失,但愿会有个人像我一样爱你,不管你在哪里,请记得好好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