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性地穷
看过很多人说自己“心疼陌生人”的故事,虽然那场面让人心里酸,可是他们的一片平和给人“总会好起来”的信心,而非鄙夷;让人想施以援手,而非远离。不暴跳如雷,不指天骂地,也不做下三滥,生活总会好起来的

家里开店,多少有几个常客。

有个老先生,73岁,一米七的个子,一百斤出头,瘦得颧骨高耸,头发全白,温饱家境,他家跟我家小店一条路,几百米距离。过个把月,老先生就拉着一个他自制的木头小车到我家买一袋大米。我不在家的时候,店里就我爸一个人照看,我在家时,会主动问老先生要不要帮他把大米送回去。他每次都笑着摆手,“我慢慢来,晚饭前就到家了,你们做事。”

对了,他一般下午两点半左右来买米。

这条路上,还住了一个带孩子的老太太,孩子上小学。每天接孩子放学都要从我家店门前经过,时不时会进店买点日用品或者小零食。小孩子的口袋每次都是扁着进来,鼓着出去,我爸虽然知道,说过一次她依然故我,就劝她少来店里买东西。有一次,老太太往小孩子书包里塞牙膏,被其他顾客撞见,酸了她几句,说她这样教坏孩子。老太太反而骂起了那个客人:“老板都没说,你多管闲事!”声音又尖,又辣。

现在她孙子小学四年级了,个儿高了不少。我在家的时候,曾撞见那小孩在我家店门口打老太太,一边打,一边满口脏。

这只是两个简单的例子,做生意总能遇见形形色色的人。

比如,BK开了个淘宝店,总是给搭送好东西,可惜好心并非总有好报,有时候会遇见买家为了赠品来扯皮,无端添堵。又如,毛裤上次整理货架的时候,发现有卫生巾包装被拆开了不说,内包装还被撕开,片数也少了。

真是要哭笑不得。

春节卖烟花爆竹,有人买几十,有人买几百,有人买上千。为了把货卖得干净,我一般守到年夜饭。有一个中年男人,个子比我还矮,环卫工人,扫的就是我们这边附近的街道,准备收摊的时候来的,他问了一圈价钱,最后拿了一筒两块五的散炮,问:“一个卖不卖?”

我说:“卖。”给他装了。

他付了钱,走前有点不好意思地补了一句:“听个响。”

第二年,他没有买爆竹,买了一个三块钱的烟花,“给小孩子玩。”小烟花从来卖得最快,他来的时候,早卖完了,那个是我留给我弟的,五块一个。我弟下来找我的时候,我跟他说,我们把那个大的点了吧。

家里穷的时候,吃零食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。我总是搬着板凳跟我弟坐一块分东西吃,还有两个人一起看着那东西,都不舍得吃,最后被猫叼走了,两个人可怜兮兮地舔舔手指,摸摸猫咪,互相安慰“猫咪吃掉也不浪费”。

刚有火腿肠的时候,简直是金贵得不得了的东西,难得能获批一根,我就变着花样做给我和我弟吃,所以掌握了一百种火腿肠的吃法。

虽然现在不愁吃了,我和我弟还是习惯抢一口对方手里的东西,吃的时候给对方留一份。

昨天我弟还给我打电话,“姐,我在吃牛肉干,你听。”然后吧唧吧唧吃给我听。

臭小鬼!

看过很多人说自己“心疼陌生人”的故事,虽然那场面让人心里酸,可是他们的一片平和给人“总会好起来”的信心,而非鄙夷;让人想施以援手,而非远离。不暴跳如雷,不指天骂地,也不做下三滥,生活总会好起来的。

不是心灵鸡汤,也不是安慰剂,而是没必要因为困顿,让自己的姿态那么难堪。

最近大家爱开玩笑:有钱,所以任性。

昨天一群萌萌的小伙伴开玩笑刷屏:“穷,任性,不买!”

穷,也任性。(来源:非原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