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雨夜归人
12月的冷雨打湿了边街的路灯,夜色缩小了天地,街道变得狭窄而又细长,灯下的雨丝一缕一缕,是那么的拥挤不堪或者缠绵悱恻,这样的天气不由自主的就会联想到张爱玲笔下的小说,细长的弄堂、穿着旗袍的女人倚在窗前

12月的冷雨打湿了边街的路灯,夜色缩小了天地,街道变得狭窄而又细长,灯下的雨丝一缕一缕,是那么的拥挤不堪或者缠绵悱恻,这样的天气不由自主的就会联想到张爱玲笔下的小说,细长的弄堂、穿着旗袍的女人倚在窗前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