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尤瓦尔·赫拉利)烧脑奇书《未来简史:从智人到神人》

书籍推荐」 《人类简史》作者新作!人类迎来第二次认知革命,人工智能和算法将战胜人类,99%的人将沦为无用阶层!
点击购买
¥48.80
★畅销30多个国家、100周蝉联榜单首位、比尔·盖茨、扎克伯格热荐的《人类简史》作者尤瓦尔•赫拉利全球瞩目新作! ★《卫报》《泰晤士报》年度推荐图书,诺贝尔...

★畅销30多个国家、100周蝉联榜单首位、比尔·盖茨、扎克伯格热荐的《人类简史》作者尤瓦尔•赫拉利全球瞩目新作!
★《卫报》《泰晤士报》年度推荐图书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•卡尼曼盛赞!
★人类迎来第二次认知革命,算法将战胜自由意志,大部分人将沦为无用阶层!
★一切都是数据处理。如果把每个人都想象成一个处理器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信息交流,那么整个人类社会就是一个数据处理系统。整个人类历史,就是给这个系统增加效率的历史。
——尤瓦尔·赫拉利《未来简史》
★人类未来面临的三大议题
进入21世纪后,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、发展的瘟疫、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,智人面临着新的待办议题:永生不老、幸福快乐和成为具有“神性”的升级人类。
★人类将迎来第二次认知革命
如果说这次认知革命是因为智人的DNA起了一点小变化,让人类拥有了虚构的能力,创造了宗教、国家、企业等概念,使其成为地球的统治者。那么,未来算法和生物技术将带来人类的第二次认知革命,完成从智人到神人的物种进化。
★人类认知升级的三个知识公式
中世纪时期,人类获取的知识公式:知识=经文×逻辑。
想知道某个重要问题的答案,我们会阅读相关经文,再用逻辑来理解经文的确切含义。
科学革命之后,人类获取知识的公式:知识=实证数据 × 数学
想知道某个重要问题的答案,我们会收集相关的实证数据,再用数学工具加以分析。
人文主义时期,人类获取知识的公式:知识=经验×敏感性
想知道某个重要问题的答案,我们需要连接到自己内心的体验,并以敏感性来观察它们
★未来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
人类将把工作和决策权交给机器和算法来完成,大部分人将沦为“无用阶级”。只有少数精英才能真正享受到这些新技术的成果,用智能的设计完成进化、编辑自己的基因,*终与机器融为一体,统治全人类。
★算法将统治21世纪?
生命本身就是算法——动物和人都各有精密的算法,为的是生存和繁衍。人的感觉、情绪、想法都是算法在支配。人类已经开发出更精密的算法,谷歌、facebook等大数据公司将比我们自己更了解人类。人类社会的未来将会是一个全新的、效率更高的数据处理系统,称为“万物互联网”。

进入21世纪后,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、发展的瘟疫、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,智人面临着新的待办议题:永生不老、幸福快乐和成为具有“神性”的人类。在解决这些新问题的过程中,科学技术的发展将颠覆我们很多当下认为无需佐证的“常识”,比如人文主义所推崇的自由意志将面临严峻挑战,机器将会代替人类做出更明智的选择。
更重要的,当以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日益成熟,人类将面临着从进化到智人以来*的一次改变,绝大部分人将沦为“无价值的群体”,只有少部分人能进化成特质发生改变的“神人”。
未来,人类将面临着三大问题:生物本身就是算法,生命是不断处理数据的过程;意识与智能的分离;拥有大数据积累的外部环境将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。如何看待这三大问题,以及如何采取应对措施,将直接影响着人类未来的发展。

章节试读:第1章《人类的新议题》

第三个千禧年开始之际,人类醒来,伸展手脚,揉了揉眼睛,脑子里依稀记得某些可怕的噩梦。“好像有什么铁丝网、巨大的蘑菇云之类的。但管它的呢,只是个噩梦吧。”人类走进浴室,洗洗脸,看看镜子里脸上的皱纹,然后冲了一杯咖啡,打开了行事历。“来瞧瞧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吧。”

几千年来,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什么改变。不管是20 世纪的中国人、中世纪的印度人,还是古代的埃及人,都面临着同样的三大问题:饥荒、瘟疫和战争,永远都是人的心头大患。一代又一代,人类向所有神明、天使和圣人祈祷膜拜,也发明了无数的工具、制度和社会系统,但仍然不断有数百万人死于饥饿、流行病和暴力。许多思想家和先知于是认为,饥荒、瘟疫和战争一定是上帝整个宇宙计划的一部分,抑或是出自人类天生的不完美,除非走到时间尽头,否则永远不可能摆脱。

但在第三个千禧年开始之际,人类开始意识到一件惊人的事。虽然多数人很少想到这件事,但在过去几十年间,我们已经成功遏制了饥荒、瘟疫和战争。当然这些问题还算不上被完全解决,但已经从过去“不可理解、无法控制的自然力量”转化为“可应对的挑战”。我们不再需要祈求某位神祇或圣人来解救人类,而是已经相当了解怎样能预防饥荒、瘟疫和战争,而且通常都能成功。

当然,有些时候还是会事与愿违,但面对这些失败,人类不再只是耸耸肩,说“没办法,世界就是这样不完美”或是“这是上帝的旨意”。现在如果再有饥荒、瘟疫和战争爆发而不受人类控制,我们会觉得一定是哪个人出了问题,应该成立调查委员会来研究研究,而且对自己许下承诺,下次一定要做得更好。而且,这套办法还真行得通。此类灾难发生的次数及频率确实都在下降。因营养过剩而死亡的人数超过营养不良者,因年老而死亡的人数超过因传染病死亡者,自杀身亡的人数甚至超过被士兵、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杀害人数的总和,这些都是史上首见。

到了21 世纪早期,平均来说,人类死于干旱、埃博拉病毒或基地组织恐怖袭击的可能性,还不及死于暴饮暴食麦当劳食品的比率高。因此,虽然各国总统、执行长和军事将领的每日待办议题仍然满是经济危机和军事冲突,但就整个人类历史的宏观角度来说,人类已经可以看向别处,开始寻找其他待办议题。如果我们确实已经让饥荒、瘟疫和战争得到控制,什么将取而代之成为人类最重要的待办议题?就像消防员忽然听说再不会有火灾了,到了21 世纪,人类得自问一个前所未有的问题: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?整个世界已经如此健康繁荣又和谐,我们该把注意力和创造力投到什么事情上?因为生物科技及信息技术为人类带来强大的新力量,这个问题也变得加倍迫切。手上有了这些力量,究竟该如何运用?

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对于饥荒、瘟疫和战争还得多谈几句。很多人可能会认为,说这些问题已经得到控制,是个非常离谱、天真甚至麻木不仁的说法。不是还有几十亿人每天只有不到2 美元过日子吗?非洲不是还在和艾滋病抗争吗?叙利亚和伊拉克不也正有战争肆虐吗?要回答这些问题,我们得先更仔细地看看21 世纪早期的世界;至于探索未来几十年的待办议题,且待后续再谈。

尤瓦尔•赫拉利,1976年生,青年怪才,全球瞩目的新锐历史学家,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,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,著有国际畅销书《人类简史》。其*作品《未来简史》,以宏大视角审视人类未来的终极命运,甫一出版就在全球掀起一股风潮,引起广泛关注。